×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挖貝網> A股> 詳情

通鼎互聯巨額減值事件詳解:上市公司為何業績“大洗澡”?

2020/2/21 21:07:14      挖貝網 黃偉

       近日,通鼎互聯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鼎互聯或公司)發布《關于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回復的公告》,堅稱減值合理,引發市場進一步質疑,吸引投資者再次關注上市公司涉嫌業績“大洗澡”問題。 

公司堅稱減值合理 論據缺乏支撐力

此前,通鼎互聯公告稱2019年預虧20億元至25億元,其中含有商譽計提減值準備9.17億元、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計提減值準備5億元,其余為主營業務下滑帶來的6至9億元虧損,此舉引發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函問詢,也令市場嘩然。

面對交易所關注,通鼎互聯在回復中堅稱:相關會計估計判斷和會計處理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的規定,不存在利用資產減值進行利潤調節、推后確認營業收入和利潤以進行盈余管理,對本期進行業績“大洗澡”的情形。

2019年上半年報顯示,通鼎互聯2019年上半年實現營收18.11億元,較2018年同期下降22.39%,凈利潤3690.71萬元,同比下降89.47%。

而季報顯示,通鼎互聯前三季度營業收入28.73億元,同比下降13.75%,凈利潤0.84億元,同比下降82.13%。同比下降幅度收窄表明,三季度的營收和凈利潤都有較大好轉,導致三季度經營業績相比上半年有好轉趨勢。

然而,全年財報為何出現預虧20億元至25億元的急轉直下?難道,僅僅四季度就可以虧損近21-26億元之多?

這意味著第四季度即使營收為0,凈支出成本也必須高達近21-26億元,如果營收為正,則支出成本更多,但是通鼎互聯并沒有提供如此巨額成本的來源。

為證明因部分光棒、光纖在建生產線存在減值跡象而擬對相關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計提減值準備約5億元的合理性。通鼎互聯在公告中提供了名為“公司普通光纜歷次中標中國移動價格(不完稅)”的圖表(下圖),顯示2019年通鼎互聯普通光纜中標價從2018年2月的111.57元/芯公里下降至2019年4月的56.24元/芯公里,下降幅度約50%左右。

問題在于,2019年4月屬于上半年,且價格下降并沒有導致上半年虧損,也沒有阻止3季度營收和盈利增長。更為重要的是,該圖表沒有顯示最關鍵的4月之后的數據,因此該圖表也不能作為2019年4季度巨虧的論據。


子公司商譽減值8.57億元 難以自圓其說

對于投資者最詬病的子公司百卓網絡清倉式計提商譽減值準備約8.57億元,通鼎互聯給出的理由主要包括:

2019年市場經營環境惡化,運營商投資重心轉向5G,百卓網絡業務相關的其他建設資金暫時被壓縮;貿易戰導致國內市場競爭加劇進而導致百卓網絡收入和毛利率下降;2019年度的集采價格較2018年度百卓網絡的供貨價格平均下跌超過50%,影響訂單金額約5000萬元,同時也導致百卓網絡丟失大量潛在業務機會;運營費用大幅增長,2019年度百卓網絡的銷售費用、管理費用以及研發費用等期間費用從9860萬元增長41.14%至1.39億元(增長額僅0.404億元);百卓網絡在城市安全領域的拓展不及預期,資產存在減值情形(沒有提供具體數據)等。

通鼎互聯回復函中“丟失大量潛在業務機會”、“不及預期”等主觀性較大的定性結論和0.404億元的成本上升、0.5億元的訂單金額下降等數據,都遠不能證明8.57億元商譽減值準備的合理性,而只有具體的下半年訂單數量和金額等直接數據才能證明,但由于目前尚未公布年報,也沒有相關機構審計報告,投資者無從查證。

反而投資者可以輕易查到質疑商譽減值不合理的數據,例如2017年、2018年百卓網絡歸母凈利潤 1.01044億、1.387174,都超額完成了承諾凈利潤,還榮獲江蘇省2018年度互聯網突出表現獎。

2019年上半年百卓網絡實現營收1.67億元,凈利潤2051.47萬元。這意味著,下半年必須凈虧損約8.775億元才能與商譽減值8.57億元相匹配。

但是,如果通鼎互聯母公司的光棒、光纖業務出現巨額虧損,那么三季度盈利增長必然依靠子公司盈利增長,這就與通鼎互聯提出的百卓網絡業績巨幅下降信息自相矛盾。

不公平的業績“大洗澡”為哪般?

從通鼎互聯的案例說開去,被質疑的業績“大洗澡”情況在近年來并不少見,甚至形成了比誰虧得多的怪現象。其中那些巨額商譽減值的子公司,在當時收購被認為是非常優質的標的、能夠給母公司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因此在收購時不惜高溢價,形成高額商譽。但是,卻突然像百卓網絡一樣變得一文不值,讓人困惑,似乎有根據母公司需要隨意揉捏的嫌疑。

顯然,這些邏輯不能自洽的商譽減值,存在利用政策給企業業績“大洗澡”即進行某種財務操縱的嫌疑。歸根結底,減值只是一種財務處理方式,完成以后并不直接影響公司的現金流,相反卻可以極大降低利潤基數,有利于公司業績以后在低位崛起,變成扭虧為盈或業績大幅增長等利好,因此不排除上市公司從主觀角度故意甩包袱,壓低利潤基數。

當然,也可能還有其他原因,例如還有股民在東方財富網通鼎互聯股吧針對本次巨額減值發帖稱:“看了通篇就一個感覺,哭慘!很慘!2019年特別慘!目的為啥?套了解困資金!”

站在企業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在經濟下行階段和企業經營較為困難的時候有利于卸下包袱輕裝上陣,或舒緩經營困境。但顯然不符合會計處理上的公正、客觀原則,對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不公平,對誠實守信的企業也不公平。

股票大盘行情